美少女的沉沦


房间内,一个美少女,一张美丽可人的小脸蛋憋得通红,白玉般洁净的脖子上套着一只皮质的狗用项圈,背部贴着墙,双手高举过头被扣在墙上的铁制手铐之中。少女身上穿的白色连身护士服,护士服上绣着姓名:护理师吴悦菁,这件护士服已经被人纽扣全部解开,衣服往左右两边大大分开,护士服下,是一丝不挂的绝妙身体,胸前的一对丰满而肥大的乳房,随着少女的呼吸不断微微摇晃,乳尖两点嫣红,少女微闭着双眼,微微发着抖。从前面看去粉嫩的小穴上两片可爱的花瓣微微颤动着。阴唇饱满结实,型成一个肉丘,两片阴唇之间没有一点间隔,花瓣中间最鲜嫩粉红色的部份,正是少女才有的最美丽的颜色,没有一点深黑,是男人最梦寐以求的。
少女只有脚尖能够勉强着地,两脚交叠不断摩擦着大腿内侧,可以发现少女的大腿内侧有闪闪发光的液体,突然一个人影开门进来,进来的是ㄧ个穿着白色医师袍的男人,男人进来后,伸出大手,捏住了那少女的丰乳,顺时针方向转着圆圈大力揉搓着,随着男人的揉搓,少女发出呻吟的「嗯…..啊」声。
男人的另一只手往少女下身摸去,手指接触到的是已经湿淋淋的肉唇,「唔,真是小母狗啊,湿成这样」,男人抽出手指,手上是少女闪亮亮的淫液,他开始将手指放在少女嘴边,少女伸出舌头,迅速的将男子手指上的淫液舔乾净,嘴里还发出「啧….啧」的声音。

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
 「啊!那个人在干什么?」
男人抚摸一阵之后,将少女两只大腿举高,跨在男人腰间,将少女的屁股顶着墙壁,然后掏出自己的阳具,插入少女那湿淋淋的小穴中,少女的穴温暖而紧紧包覆着男人的龟头,男人开始运动自己的腰部抽插,肉体接触发出
「噗吱……噗吱……」的声音。



「嗯~~~啊啊~~啊~~~~~~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~~~~~要死了~~~啊~~~啊啊~~我快不行了~~~不…不要….杨医师……插的我好爽啊……..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~~~~~~」
少女的嘴里突然发出这种极致爽快的呻吟声,不久火热的精液射入了少女体内。少女的身体开始不断颤动,双脚把男人的腰紧紧夹着,脸上的红晕显示少女正享受高潮的余韵。


「小母狗,爽吗?」男人凑近少女的脸问着。



「杨医师,很爽」吴悦菁脸泛红霞眼泛出桃花望着男人说,男人眼神总是那么温柔,「小母狗,今天是你成为母狗的最后仪式。」男人解开了少女,让少女趴在地上,拿了铁炼连接少女脖子的项圈,然后将铁炼的一头套在门边的扣环上。然后男人拿来了一个200cc针筒,对着少女说:「把你淫荡的屁股翘起来,母狗」,男人温柔的用手抚摸着少女的屁股,然后将针筒内的腕肠液都注入少女的菊花内。然后用肛门塞将少女的肛门塞了起来。「可以了,去蹓狗啦」男人对少女命令着,拉了拉炼子。

(该死的分隔线)


杨聚长是这所知名医院的知名医师,具有留美硕士的学历,高大挺拔的外型,不知道迷死多少人,但是很奇怪杨医师一直没有女朋友。吴悦菁当然也深深迷恋杨聚长医师,吴悦菁想尽办法,争取到跟杨聚长医师的诊,不知道羨煞多少人,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杨医生总是对她有意无意地,让吴悦菁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一天,跟完了杨医师的诊,吴悦菁红着脸当面交给杨医师一个信封,信封上娟秀的毛笔字迹写着「杨聚长医师亲展」,然后吴悦菁低着头快步离开了诊间。杨聚长医师缓缓打开信封,里面仍然是娟秀的毛笔字映入眼帘,内容写着:「杨医师:你来了,同我经年未忘的小梦,惆怅、迷濛,和那么多美丽而无言的相逢,你走了,像一阵秋风,无影无踪,却在我平静的心湖上,洒下一层枯萎的落红。」信末署名:「吴悦菁」杨医师看了信的内容,扶了扶眼镜,「这小妮子喜欢我」杨聚长笑了一下,「这块是上肉,很好」,杨医师脑中浮现邪恶的想法。

第二天,杨医师看诊之前跟吴悦菁说:「等等看完诊,到我研究室来帮我整理研究室」「是的,杨医师」吴悦菁点了脸头。进到研究室内,杨医师不在,吴悦菁开始动手整理,却在抽屉里发现几本色情杂志,本来是想放回抽屉,但是还是忍不住去翻了翻。吴悦菁拿起一看,吓了一跳,竟是那些SM杂志,每一本都是像吴悦菁一般年纪的女孩,脖子上套个狗圈,全身赤裸被男人凌辱着,有的被紧紧捆绑,有的在乳头上被夹上了夹子,看的吴悦菁羞的面红耳赤。容貌娟秀身材健美的她,在护校时就和一些男孩偷尝过性爱的滋味,但她还是第一次看过这种图片。「杨医师怎么会有这种图片,难道他有这种嗜好」吴悦菁想着,但是看着这些图片她已兴奋得连内裤也湿了,「我怎么会有反应,不不不」她对於自己的反应也感到羞耻。


当吴悦菁看到这里早就忍不住地把手伸进内裤揉弄阴蒂和肉缝,也不管这是别人的办公室,一心只想获得美好的高潮。就在吴悦菁要达到高潮泄出的时候,突然身后有人叫道﹕「吴护士你在干什么?」吴悦菁吃了一惊,不由自主地竟然达到高潮,泄了满腿的淫水。原来进来的人是杨医生,他看见吴悦菁美丽的俏脸佈满了红晕,这句话把吴悦菁惊的回过头一看,只见杨医师站在那里。「原来你这么淫贱,居然在这里手淫」杨医师望着吴悦菁说。



「没….没有….我…我」吴悦菁拼命摇头想要否认,她心想完了,杨医师不会喜欢我了,她想到这嘤嘤哭了起来,这时只听杨医师开口了:「你不想我说出去吧?别人知道你在我办公室手淫会怎样想啊?吴护士」吴悦菁忙点头如捣蒜:「拜託!不要告诉任何人!只要别告诉别人,我什么都愿意做!所以…」,「什么──都愿意做,是吗?」杨聚长露出邪佞的笑容。「嗯嗯!」吴悦菁点着头。「好吧,我答应你。」杨聚长说着, 吴悦菁释重负时,却听到杨聚长一字一字,在自己耳畔轻声道:「但是你要当我的母狗?」「当….母….狗」吴悦菁一脸惊骇的问。「不错,你适合当一条称职的母狗,愿不愿意当我的母狗啊,你不是喜欢我吗?我接受你的表白,但是你要当我的母狗。」听到杨医师愿意接受自己的表白,吴悦菁靠在杨聚长的怀里说,「只要杨医生能原谅她,能接受她,不在意她刚刚的行为,他要怎么玩就怎么玩,就算当母狗也愿意」。


从那天起吴悦菁成为杨医师的性奴隶了。每天都到研究室给他凌辱,阴道、后庭时常被无理要求,甚至三个口时常都要服侍杨医师那怒胀的东西。杨医师那淫乱的嗜好,一直在那研究室中延续着。至今已经两个月了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秋天的夜里,一湾明月从云层中露脸。凉风习习,微凉的秋意中,凉风吹来刮起阵阵落叶。

 在这个市郊的河滨公园里,一个美少女白玉般洁净的脖子上套着一只皮质的狗圈,狗圈上缠着一条钢制的链条,牵在ㄧ个高俊挺拔的中年男子的手上,中年男子戴着墨镜一脸神秘。草坪的叶子尖尖的前端刺痛少女手掌跟膝盖。这少女名叫吴悦菁。

 
裸体的美少女在地上爬,有如梦幻般的景象。少女年轻美丽的俏脸长得比电影明星还漂亮,轮廓很深,绑成马尾的黑发摇曳,乳房上下,有红色绳子紧紧捆绑,使乳房更为丰满,而少女乳头上正挂着铜铃则不断随着她的爬行发出了清脆的响声。当铜铃一受到外力摇晃起来时,夹子就更加朝中间缩紧。
这么一来,少女的乳头便不断传出一阵比一阵强烈的痛楚。「啊……!痛……」」少女不断皱着眉。



少女每爬行前进一步都会很大地摇晃浑圆高耸的屁股,菊花蕾中还插着一条毛茸茸的狗尾巴,尾巴的另一段看起来很像的电动阳具,此刻差不多已经完全进入了少女的肛门中,圆圆的屁股上还留有像蚯蚓般的纵横交错的红肿。由於被狗链绑住脖子的关系,少女只要动作稍慢一点,立刻就会感受到
快要窒息的疼痛。因此她身不由己地往前拼命爬行,早已顾不得自己现在是身处在人来人往的公园了!「走快一点!」中年男子无情地命令着美丽的少女。




少女强忍着便意,肛门不断的翻搅着,有如潮水一般,虽然晚上很凉,但少女的额头上却微微的看得见细小的汗珠。两人走着走着, 这时,对面走过来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,看似年过六旬,目瞪口呆的双眼紧盯者少女雪白的胴体,想不通这么漂亮的一个少女会像狗一样被人牵在手里爬着。


  顿时,少女白净无毛的阴部完全暴露出来,透着昏暗的灯光还能看见两片花瓣上湿漉漉的,大腿内侧则不断闪着亮光。不一会儿,又有几个人往这里走来,全都不敢相信的看着少女电影明星似的脸蛋,却是一副淫贱万分的模样。

在场的男士无不瞪大了眼睛围着中年男人看。比较没有定力的,裤档间都已经撑起了明显的帐棚。夜晚的公园人并不多,不过还是时常传出旁人议论纷纷的言词。

  「那个女的怎么会这样啊?乳头还挂铃铛。」

「她在干什么啊?」
  「不知道耶……」

「好不要脸啊,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什么都不穿。」
  「对啊?明明是人,怎么学狗在地上爬啊?」
  「长得还挺美丽的呢!」
  「是啊……何苦这么糟蹋自己呢……?」
  「哇……!她的肉洞都跑出来了!」
少女微闭着双眼,微微发着抖,此时的她仅用手和膝盖支撑在地上爬行,屁股则高高抬起。不用说,那淫秽的肉洞自然是完整曝露在所有人面前。
  「蹲下,张开你的双脚,母狗,像跟主人请安一样的姿态,面对大家」中年男人温柔但不失威严的命令着,少女羞红了脸,不顾有人在旁边看着,双手离地,接着张开双腿蹲在地上,用双手把两片阴唇拉开,上胸挺立。双眼平视,双腿尽量向两边打开,把自已的最稳密的东西无私的展现了在深夜的公园中。
  「是不是有淫水啊往外流啊……?」

  「哇……!如果我有这条美女犬那多好啊」
「哇……!美少女犬」
  围观的男士全都色瞇瞇地猛盯着吴悦菁的大腿根猛瞧。吴悦菁耳中清楚听见旁人淫秽的谈笑声或辱骂声,强烈的羞耻感立刻升了上来。此时的吴悦菁羞得好想找个地洞钻下去,毕竟她还只是个十九岁的小姑娘,但是,感受到路人异样的眼光全都投射在自己不着寸缕的身上,羞涩之余,一阵莫明的快感冲击着吴悦菁的脑门。(我怎么会有快感?难道我真的跟说的一样是暴露狂吗?)



男子在众人羨慕的眼神中牵着少女迳自前行,天色已经很黑了,公园里没有什么人。差不多走了十分钟以后,中年男人牵着吴悦菁来到一片都是树的小丛林, 吴悦菁感觉非常难受,因为她今天跟了整个下午的诊都没有尿尿,强烈的尿意,刺激着大脑,实在已经快要爆发出来了。「主……主人……我……我想尿尿……」
吴悦菁出声恳求着。走到了一棵大树下。男人把吴悦菁的链子绑在树上,「在这尿吧,母狗」,在羞耻心的作用下,吴悦菁说什么也不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当场排出尿液来。「在这尿?」吴悦菁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,「对啊,像你这样的母狗只适合在这尿,你是条狗。害臊什么?」男人命令着,吴悦菁举起一只脚,把脸颊转到一边她感到羞耻,嘴巴发出「呜,恩……」呻吟声。她持续一样的动作,不过,小便还是没尿出来。「怎样,尿不出来吗?」男人出声问着。「嗯…嗯…太羞了」因为尿液得不到纾解的缘故,吴悦菁漂亮的脸孔痛苦得扭曲着。


「我看到她的阴部了!」
「呜….尿不出来,这太羞了,主人」吴悦菁哭了出来,男人开始拿出皮带,狠狠的往吴悦菁的阴唇抽了下去,「啪….」承受像针刺一般发痛的皮带的鞭打,吴悦菁在垂下了的脸中咬着嘴唇。但是强烈的尿意不断的刺激大脑,终於已经要到了崩泄的程度了。从膀胱那儿传来的强烈压迫感,使得她再也不能去思考羞耻的问题。於是她深吸一口气,跟着放弃似地把右腿抬高。「呜……」吴悦菁的眼角迸出泪水来,同时因羞耻而不住啜泣着。这时,一道黄色的尿液从她的阴部那儿激射出来。直落到地面上。


   围观的人群中发出了惊叫声。

  「她……她居然在尿尿耶……!」

  「啧啧….这么漂亮的女孩子……」
「一点羞耻心都没有」

「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美女犬吧,那个男的绰号是不是叫『帅呆』啊」


所有人你一言我一语对吴悦菁指指点点着。吴悦菁羞的几乎要找地洞钻下去,但是尿还没排完,只能继续维持这个羞耻的姿势,随着水声变小,尿液也排完了。「呜呜……」吴悦菁受不了这种折磨,不住哭泣着。但是在排尿的同时,下体传来强烈的便意,斗大的汗珠从额头低了下来,但随即,脑海袭击而来的强烈便意波浪使得吴悦菁颤抖了起来,她开始出声哀求着,「主人….母狗受不了了…母狗想要大便」虽然现在是在公园,众人在看着,但吴悦菁已经被强烈的便意弄得失去了理智。


男人走上前,把吴悦菁屁股的尾巴拉了出来,狗尾巴拔起的刹那,吴悦菁只觉得肛门口一松,顿时,一股股灼热的排泄物立即从肛门口冲出,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,看得围观的众人目瞪口呆。就这样,一波又一波的浓浓的黄色液体如水流一般喷泄在地上,过了好久,吴悦菁才全身抽搐了一下,似乎是排泄完毕了。

「碍……好臭……」围观的众人说道。
  「哈哈哈……原来这个小妞被人灌肠,怪不得要戴上尾巴。」

  「是啊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美女排便那……太刺激了。」

 
「母狗的最后仪式完成了,哈哈哈」杨聚长仰面向天,哈哈大笑,此时,吴悦菁已经顾不得众人的言语,她只是想到「做了这么丢脸的事,我不可能再过正常人的生活,一辈子只能当个母狗了。」她蹲在那不禁掉下泪来。